少女之心 一辆崭新的公共汽车,犹如一位负重的老人,在崎岖的山路上吃力的爬着。为了别人不打扰,我坐在后排,正欣赏着窗外迷人的美景。好久没呼吸到这么清新的空气了,真爽! “呀,陈教授,你好,回老家吗?”忽然,几句既亲切而又悦... 全文

40秒前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 爱情神话(上篇) 一 我的处境非常窘迫:我的父亲和母亲因为我的爱情,已经搬出了我们在城市里的家,回到了乡下的老宅,那是我的出生之地,是在县城的边缘之处,很早修建的老式的砖瓦结构的房子。这些在一夜之... 全文

6分钟前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一封书信 这该死的爱! 亲爱的TRACY: 你好! 等了这么长时间,一直想找个机会说说心里的话,很多,可是提起了笔,却又不知从哪里开始. 此时已是临晨三点多,虽然到现在为止什么也没吃,可却一点没觉得饿.想... 全文

8分钟前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为一个人等待 刚放下电话,他在电话的那边对我说,公司临时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他不能缺席。于是我说没问题,生日每年都是这样过的,就算今年一个人,也没有什么特别。 关上灯,我拨掉了电话线。看着蛋糕上掩映的烛光,我对自己说,许个... 全文

11分钟前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露水,朝阳,我们共存的时间只有那么一刹那,仅仅是一刹那而已。 缘 在假期的开始。在假期的开始时,某种程度上说我们分手了。分手是一种形式,思念却始终埋藏在心底。她打电话给我,她说她还爱我,她要嫁给我,要一辈子都只属... 全文

14分钟前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缝合一个湿漉漉的梦 洁蜷缩在沙发里,双手抱膝,把头深深地埋下,如瀑的黑发流泻下来,仿佛要遮住她深深的悲痛。她抽咽着-----想着丈夫林强交叉着双手,一向含情脉脉地望着她的一张脸,如今已是僵硬、灰暗、毫无生气。她一下子倒在女友的怀... 全文

16分钟前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媳妇的眼泪 青葵情窦初开,爱上同桌莫连生。 青葵的家在镇上,开了一家旅社,生意还不错。莫连生的家却在偏远的山里。 从镇上坐两个小时的拖拉机到七里村,再走一个多小时的黄土山路便是田家洼,方圆不过三里的小山坳内,零星散落... 全文

18分钟前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牛飞 庄稼老汉申敬木半夜里狠狠的一脚把老婆给踹醒了。而他也被老婆给掐醒了。原来他刚刚梦见自家那头瘦不拉的牛竟然长了翅膀要飞了。幸亏他眼快抓住了牛尾巴。但是那本来风都吹的到的畜生不知怎的竟然真的就突然变了蛮牛了,居然带的他到了半空中。他这才着了慌知... 全文

21分钟前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老去那一天 泉 老去那一天 在母亲的怀抱里度过了人生的第一天,在爱情滋润中享受了第二天,在努力拼搏起起伏伏为一番事业的闯荡了第三天,在子女的无知中经过第四天,在天伦之乐筹备中滑过了第五天,在孙子顽皮的举动中笑过了第六天.... 全文

23分钟前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她 她爱Lucifer,因为她知道堕天使自有他那不为人知的美;她也爱狮子,因为她知道狮子受了伤后总会独自舔舐自己的伤口,就像她一样。 她是一阵匆匆而过的急风,是一场柔柔飘洒的细雨,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湖水,是一团冷冷燃烧的绯焰... 全文

26分钟前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长庚 三把水烟壶之三          长 庚                人死如灯灭!刚从昏迷中醒过来的长庚无不伤感地想。但他很快又陷入了昏迷。 温家冲凡是过... 全文

28分钟前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一步的过落 1. 清野从未想过在他的人生中会遇见她,并且喜欢上她,那个走路总低着头,任性爱哭的女孩。 他常常会想,如果那一天他没有去图书馆,那么他是不是就不会遇到她,那么最后一段时日里就不会因为她或快乐或难过了,可是... 全文

31分钟前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她 听说春天来了,我不确定。 不过春天真的是来了,已经立春好几天了。窗外下着雨,在以前我一定会说这是是冷雨,现在的感觉与治疗白癜风首要前提,打好心理战昨天的感觉没有什么两样,可是春天来了我就把它叫做春雨吧。春雨没有点绿柳枝,... 全文

33分钟前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当男孩见到她第一面时,男孩就喜欢上了她... 感人的爱情 当男孩见到她第一面时,男孩就喜欢上了她,但绝对不是那种的“一见钟情”。那时男孩刚从分校搬到总校,见到她第一面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但并没有放在心上,但在一个学校,难... 全文

38分钟前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水中云 记得,乐柠对我说过,她是属于西藏的。她说那儿有莲花,最最圣洁的莲花。 我没有任何信仰,对西藏的敬畏仅是因为它的神秘。乐柠对我的这种想法嗤之以鼻。我从不介意,我知道,乐柠对于西藏的感情,已经远远盛过一个只是喜爱西藏的... 全文

40分钟前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幸福的玉儿    “空中流霜,似江南丝竹,于无声处听音韵;清辉如横笛竖箫,自苍穹隐隐飘下,溅落湖心,拨弄琵琶三两声。”泉水悠悠,不知为谁音?轻轻一点,湖水细柔声声来,细腻委婉,阴柔流转,那凄迷,那孤傲,都化作淡淡的... 全文

43分钟前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只爱你的发 女孩长得肾病的保健方法到底都有哪些胖,可是什么不好叫,偏偏叫何亭亭。闺中密友清儿劝她说:改个名吧。弄得像反讽似的。可女孩却“正告”说:我偏不改。谁说长得胖就不能叫亭亭! 二十二岁生日一过,还是形单影只的胖女孩何... 全文

45分钟前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永恒的流浪者啊- 逐放的流囚啊- 欢欣的草原,疲惫的山峦 碧绿是我的踪迹    命运的抉择! 隐秘的嫉妒?公然的毁谤? 苦恼中的忧伤 苦恼是我罪行的忧伤 我的未来    ... 全文

47分钟前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温 不知从什么时候,我开始喜欢清晨。睁开眼睛看到窗外泛白的天空,我微笑着告诉自己,“不要懒惰哦。” 这个城市总是忙碌不停,每天早上店外匆匆的上班族,精神焕发的与倦怠萎靡的都是一手领着公文包一手拿着面包朝嘴里送。我喜欢观察这... 全文

49分钟前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杏姑犁田(小小说)    杏姑丢了牛绳,甩了牛棍,一屁股坐在田埂上,嘘-----嘘------嘘地喘着粗气。圆圆的脸像杏花一样红,晶莹的汗珠沿着额上一绺头发,像几条蚯蚓在脸上爬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行。犁盘绳断了,犁身倒了,犁... 全文

51分钟前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