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四)    深圳地层打工人的生活都过得都很艰苦,这样的苦是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如果用一个量词来形容差距,我只想到了10%,而那90%给正常人们无法感受到的煎熬。 我每天都要早早的起床,太阳公公还在睡觉,而我们... 全文

01:3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信儿飘着豆腐香    开学几天了?我搬着指头算算,九天!上星期四开的学,今儿个星期六。 这几天老象有点事挠着我,不安,忧闷,怅惘,心里象丢了点东西,空落落的。别人见面有说有笑的,他们的假期毕竟是愉快的。愉快,我连想都... 全文

01:25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生生死死       事事非非         尽在一线之间 侥幸   街头.   女人褐色的卷发烫的很漂亮,柔柔的斜垂在额头的一边,在一张精致的脸上,有一双宝蓝色迷人的大眼睛,再配上她那... 全文

01:2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坚持的最后       6月7日,8日过去了。 没有一丝的紧张,甚至比此前一年的任何时候都轻爽。两天,只是两天,几十个小时,与别的两天没有一点差别。终于要结束了,这也许是心底隐藏的原因吧。比二本线低4分,这是我... 全文

01:1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所以也好多次,梁会计都半玩笑半揪心地叫唤金虎他娘:“水宝婶呐,金虎又吃猪食哟……!” ........, 金虎他娘是明眼人,见到有小白点点的糠,心里想到梁会计的暗中帮助,不由眼睛一热,感激得很。 <金... 全文

01:15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爱如车轮,碾过岁月的风雨    四. 这个署假,晴风和嫣雨度过了难忘的时光。 差不多每一天,晴风都会开车到嫣雨家里,然后搭着她沿着那条长满芳草萋萋的小径,来到曾经在一起嬉戏的广阔的草地。    嫣雨最... 全文

01:1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黑道任何朝代任何时代都必然会存在的一个群体、第一集开播反映好的话接着上。 黑道风云 咚咚咚。。。一串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谁呀”门外传来回音“是我,阿飞”我:“哦”了一声懒散的走到门口打开门 顿时吓我一跳,之间阿飞满身是血 ... 全文

01:0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手机惹的祸 三个女人闲来无聊,就商量起如何折腾自己的老公来,她们一致提议试一试自己的老公是不是花心男人。主意确实很好,可她们想不出拿什么办法来试自己的老公。 甲女忽生一计说:你们看了《手机》的电影吧,男人的秘密全在手机里,... 全文

01:06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我走到一条清美的白色项链面前,项链是一稞心的形状,心上面有一稞宝石和一对翅膀,宝石散发出盈盈的光。我惊喜的说,好漂亮的项链啊,可是为什么没有标价。 公主的魔法项链 叮……,扰人清梦的闹钟刺耳的响起,我眯着眼睛按下闹... 全文

01:01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老王 老王其实并不老,才三十来岁。但有时候怎么个叫法是不以年龄为界限的,所以,不论走到哪,人们还是喊他作:“老王”。 要说他老,我想有这么几个原因:一是老王在钢厂工作已经有十几年的历史了。可以说亲身经历了厂里的荣辱兴衰。作为一名电工,一名技... 全文

00:54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长发为君留       理发师优雅地撩起我的一绺头发,直言不讳:“你把头发剪齐了很难看的,还是碎发清爽秀气。”我看着镜子,犹豫不决。    蓦然,镜子里出现了iron坚硬的脸。    目光在镜... 全文

00:5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我到了上海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还是决定要去上海,虽然我只小学毕业能分清男女厕所,但是我还是要去上海。如果我不去上海我会死的。穷死。 我想即使我死在上海也无所谓,至少轰轰烈烈了一回,至少我死在了中国的最好城市上海。如果穷死在... 全文

00:4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招商 和狐狸斗总比和狗熊斗刺激。刘波汉认识刘福俊时总结了这句话。 在一个饭局上,村长刘波汉认识了做生意的刘福俊。闲聊之中,互吹起如何借鸡生蛋和空手道。刘福俊说。现在市厂上钢铁价格一直很好,咱们县里又有几个大型的铁矿,如果以... 全文

00:45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复苏 (上)    似乎天光大亮,黑暗的一切好象全部被光明的主宰吞噬,周围是苍白的墙壁,陌生的黑色窗帘,以及 床单刺眼的白,似乎一切都容不下,没有肮脏,没有失落,没有悲伤,只有单调而脆弱的生命,在进行着垂死挣扎。... 全文

00:4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小芳 楼下小刘的妻子生了孩子后,找了一个小保姆,是一个19岁的女孩,四川人,叫小芳,听说高中毕业,长相一般,但健康活泼。 因为我家同小刘家的邻里关系一直很不错,又加上小芳是老乡,因而热心的妻很北京中科医院快便同小芳热络起来。 一天,妻... 全文

00:3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走出大山 一 山里来人了! 消息很快传到了山里的每个角落。先是一群沸腾的孩子跟在后面。渐而引来了许多大人,连平日里生病的人也拖着怏怏的身子,站在能看见这个脖子上挂着黑匣子的人的地方。最高兴的要数我和小江了。因为这个“... 全文

00:36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大黑和小黑 大黑和小黑 睁开了毛茸茸的眼睛,感觉着周围仍是一片漆黑。大黑扭动着笨重的身子小声叫喊着身子开始蠕动。大黑和小黑同时来到了这个世界,大黑比小黑早了十几分钟,生下来就胖乎乎的,体态较大一副虎头虎脑的样子,而且骨骼健... 全文

00:3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四爷的韵事 四爷虽老竟走了桃花运,这是寨里人和四爷自己都没有料到的。    那天是农历的腊八节,四爷同人吃酒很晚才晃晃悠悠走进自己的两间小屋,刚到门口四爷就吓了一跳,他以为碰到了传说中的狐仙,有一个年轻风韵的妇女在他... 全文

00:2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爱情旅途 黑夜,漫无边际••• 明天就要远行,是起点还是终点?    每当我抬起头的时候,总能看见一只鸟儿在空中盘旋,是否是同一只鸟儿?为什么总在同一... 全文

00:26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进展期白殿 主任,您好! 例行公事的早会终于结束了,走出会议室的感觉是多么舒服。第一缕阳光还没光顾美丽的校园,朗朗的书声已经开始。 偷闲来到政教处电白驳风那里治得最好脑前坐下查找教案的我,不想竟被政教处的领导给拖住-... 全文

00:2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