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旋转的树叶 随风旋转的树叶 ——青青紫堇 我曾经见过她穿着泳衣的玲珑体态,也见过她在三十英尺高的跳板上预备起跳的矫健姿势.她曼妙的身材在半空中转体,搽满防晒油的皮肤在金色的阳光下熠熠生辉,就像一枚硬币对着光优美的在半空中划过弧线,笔直地落入水中,溅起矮矮... 全文

昨天19:1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爱你却无法拥有你 爱你却无法拥有你 ——梦岚   夜风轻轻的吹过,心慢慢的在放松,可对你的牵挂却依然无法放下。一个人不寂寞,想一个人才寂寞。心情随着风儿在空中轻轻的飘荡,不再去想那么多的事情,于是,只好放纵自己的大脑,任夜风带着我的思绪随处飘飞。      ... 全文

昨天19:1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天使的羽翼 天使的羽翼 ——商凯 生活原本就比你想象的要来的自然与深刻,也许最原始与温存的东西是潜藏在心灵底处的原素!花开花落寒来暑往中,无不包蕴着生命绽放的情愫,我只是一只蜗牛在慢慢的爬行着寻找生活的方向。一切就是这样的令人心怀悸动,释去了青春懵懂的我也许不是... 全文

昨天19:16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茉莉花香 北京中科医院茉莉花香 ——北木 花有千百种,我独爱茉莉花; 茶有千百种,我独爱茉莉花茶。    不知是因为喜欢茉莉花,我爱上了喝茶; 还是因为喜欢喝茶,我爱上了茉莉花。    小时候,我生活在山东的乡村。乡村里,茶是一种奢侈品,只有逢年过节... 全文

昨天19:15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二 姐   二 姐 ——琢璞    妻子的二姐在吉林敦化。十八岁那年嫁到一河之隔的邻村,第二年就和丈夫去了关东。听说走的时候,跪在娘的膝下哭得起不来,就像和一家人生死离别一样。 八二年,她第一次从关东回来,是给娘送葬。娘是刚刚过完正月的一天清晨突然发现... 全文

昨天19:1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啊,母亲 啊,母亲 ——蝶之梦 啊,母亲,我看见母亲了!我扑进母亲怀里,母亲用她那有力的双臂搂着我,把她的脸紧紧地贴在我的脸上,我感到了母亲的温暖。    忽然,闹铃响了,我被惊醒了,原来是一个幸福的梦,可我的脸上似乎还留有母亲的温馨。我努力地回想着这个幸福... 全文

昨天19:1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父亲的信   父亲的信 ——点点 自打家里装了电话,写信就成了历史。整理书橱时,突然间又翻到了一叠信,是我上大学时父亲写给我的。大学毕业这些年,许多朋友的信件都已丢失,唯有爸的信一封不落的保留着,而且内容记忆犹新。不是因为里面有许多爱的语言,而是因为它太少的内... 全文

昨天19:10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过去 过去 ——苏小月 过去是什么?是哇哇大哭的花脸还是默默关注一个侧影的兴奋。 过去像泡面一样,没有多少实质性的营养,但是时不时的想吃这个味道,是一个瘾。 一个时间,一个地点,一个人物,一点事情。记得儿童时代玩的游戏,拼凑出来的是搞笑、出奇的一个故事,... 全文

昨天19:0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故乡的月亮<共计1326字> 故乡的月亮 ——南飞雁 “月亮走,我也走,我给月亮提粑蒌,一提提到牙门口……”老祖母将小孙子搂在怀里,一手轻摇着蒲扇,一手轻拍着怀里才伢伢学语的孩子,低声哼唱着儿歌。孩子在祖母的哼唱和轻拍中,甜甜地进... 全文

昨天19:07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爱情游戏1+1 爱情游戏1+1 ——曾明伟            爱情,这个永恒的话题,谁能北京中科医院电话说得清呢?下面的故事对初涉爱河的年青人或许有所裨益。                     1+1=2 2+2=?          ... 全文

昨天19:05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那些花儿 那些花儿 ——东仙 就是那么不经意间,我一回首,看到路边的花开了。开了好多年的花,欣赏了好多年,却不知道它们叫什么名字。只有粉红和雪白这两种颜色,开得单纯而妖娆。我站在办公楼上,感觉自己的思维,在那一树树雪白与粉红的花之间散步,并且随时准备将自己深埋于... 全文

昨天19:04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童年的痛 童年的痛 ——haiyingmm 小学毕业那年,父亲美名其曰送我到老家去“避暑”,其实是因为一家人被我烦得没办法的下下之策。我一生的野性与叛逆在那个暑假里发挥得淋漓尽致。 我一出现,很快就成了村里孩子们的“头儿”,每天总会有一群晒得黝黑的孩子粘在我身... 全文

昨天19:0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路灯也温暖 路灯也温暖 ——拉拉是只猫 巷子口有一盏路灯,不知伫立了几个世纪。路灯很旧了,它的光也理所当然的很旧,路灯照不了很远,只有灯下的一小圈地方会被昏黄的光照到。同样照着地还有一位在这儿等女儿放学回家的母亲。    从女儿刚开始上学的时候起,母亲就开始... 全文

昨天19:01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一桩往事 一桩往事 ——萧寒生 昨天下午我回家的时候,门前围了一大堆人。 “也不尿泡尿照照,你个啥模色!” “我模色不好,你模色好的很,咋不到街上去卖呢?!” …… 妈又和邻人在吵架了。不用问,我也知道又是为了钱的事。他说我爸借了他家两千块钱,可我爸两年... 全文

昨天18:5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你在哪儿呢? 你在哪儿呢? ——欣晓斋 没有你,我的生活或许还是平静地像湖;看书,白颠病的危害学习,为了所谓的理想而奋斗。是你,是你的出现打破了我的虚假的宁静。从此,我再也没有了原来的凌人傲气。从来没有对谁动过情,结果,你,把我带入了感情的无底漩涡,我也曾努力地... 全文

昨天18:5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我在时光的隧道等你 我在时光的隧道等你 ——飞鸟 写给青春的情书。-----题记 我总是意犹未尽的站在时光的岔路口,等待你的归来,知道吗?那落了一地的花是我等你而飘零的心。我一遍又一遍的躲藏在窗外,只想窥探你的走近的脚步,知道吗?那剥落了一地的墙是我遗失的记忆... 全文

昨天18:56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狗尾草 狗尾草 北京白癜风治疗的费用是多少 ——Aifei 我自认为我的生命平淡无奇,似乎没有什么可以引起我生命的波澜。这生命是父母给予我的,我无从选择,但也从不抱怨,因为我知道,这世界上的生命无一不比我的生命多姿多彩。没有人教导过我,应该去珍惜生命,但我从方... 全文

昨天18:55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一瓣心香 一瓣心香 ——惊鸿晾影 夜的初始,远望天际,美丽的星空有繁星点点,星星如缀着的宝石,在巨大夜幕的映衬下,闪着迷人的光泽。有星的月晚当然有月哦!月亮像这个夜晚的女主角,有着朗朗的清辉,宁静地把恬淡的月白殿疯早期图片色洒向人间。 今晚的月是上弦月,时而有... 全文

昨天18:54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热 血 青 春 热 血 青 春 ——梦含 多少次挥汗如雨,伤痛曾撒满记忆。 总是在鼓舞自己,要成功就得努力。 热血在中科国庆助力白癜风康复心中沸腾,巨人在东方升起。 青春是年轻的骄傲,青春是执着的信念,在每一次进与退之间,它将热情贯注,无论成功或失败... 全文

昨天18:51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秋天不回来 秋天不回来 ——凌厉 再次走进这所熟悉的校园,脚下飘满了被秋风所扫落的树叶,茫然地望着那些直插云霄的枝干,让我想起盛夏离开时,它们正值花开,各色的花环绕于浓密的绿叶间,显的那么生机勃勃!不禁的感慨:原来,秋天又回来了! 走在这个季节里,秋风总能勾起... 全文

昨天18:50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