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头发白了,眼睛不再闪闪有神,眼袋耷拉,脸也没有往日的光滑湿润,说话和缓,走路也不再脚下生风,浑身不自在的地方多起来了,不是腿痛,就是腰痛,怎么老得这样快?  我把头染染吧?她试着征求男人的意见。男人不经意,看也不看她说嗨,老了是必然,违反常态才不自然呢!  老了怎么办?她看男... 全文

00:31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日头落入西山的滚烫,月儿渐渐在楼阁中爬起在北京白殿疯医院挂号东方。  秋风习习,清醒舒畅。  公路上车来人住,都是匆匆忙忙。  满眼灯光暗淡了星光,断肠人倚窗。  曲曲儿不停鸣唱,无人欣赏!圆圆的月亮,美丽的家乡,什么叫白癜风飞翔的云,可爱的故乡。  特想特别想,年幼的儿女,年老... 全文

00:24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越来越喜欢安静了,岁月深深处安坐,听一支小曲,让心行走在往事中,在光阴的巷口,看绿荫爬满老墙,用淡墨,托清风明月,写一帧花信给你,在清亮的时光里,看荷塘里的月色,在为谁书写着相思。  如水的光阴,借长堤垂柳为笔,采西子水为墨,等十里荷香,等清风入雨,养一缕芬芳,步步花开。光阴老了... 全文

00:1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懵懵懂懂的遇见,是一树花开的惊艳,多少次执手三生石畔,刻下轰轰烈烈的誓言,在天愿作双飞燕,在地愿做连理枝,君若金榜题名时,迎我一身凤冠霞披,君若一生沐月光,我陪君餐风饮露执手流年。曾经相信,爱的桃花源,遍植着春天,清风明月,蝶舞花香,鸳鸯比翼,花开... 全文

00:1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万木逢秋,霜碧叶。你来了,在风起时,秋意还未深。落叶早已飘卷如花,像我渴盼已久的心,因你来的消息,而轰然狂喜。雁已过黄花瘦的时节,我的心亦零亦落。  你没来,为什么?看远山泣饮夕阳的过程,我逐筛落如雪的回忆。难道这就是命运?当初无法诠释你眉间那份... 全文

00:06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三月,仍然料峭着寒意,春在不远的地方张望,望过去,淡淡的柳绿妆成一扇打开春的门,门缝中溜过百媚娇嫩的花苞,坠在刚刚张开的浅绿枝头上显得愈发的柔嫩,或黄,或浅粉,或淡淡的蓝,干净到像婴儿绽开的笑,无暇美好!嗅过,淡淡的香,缓缓的抚过心头,扬起的冷风中也有了一抹轻轻的春意,我的心就在... 全文

00:00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我把我们的爱当作笑话向朋友说起,像诉说着别人的故事,像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她们笑我傻,我也笑自己。笑的那样天真,笑的那样无辜。  像是爱情随时都会回来,像是我们可以回到最初,像是还能够得重新开始。  好荒唐好讽刺。  我不会再说爱你,我不会再说想你,我只能在深深的夜里安慰着自... 全文

昨天23:5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白露将至,秋意渐浓。浅秋的夜,轻柔里带着恬美,妩媚里蕴着浓浓的相思。窗外,月光如水,虫声缠绵。忽而从梧桐树上飘下一枚叶子,它簌簌而下的那一刻,不仅惊扰了月光,而且也触动了暗香。微风拂过,月影斑斓,暗香浮动。在这柔情缱绻的夜晚,我沏一盏微浓的香茗,携半卷诗书,任相思疯长。那漫卷书... 全文

昨天23:47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小时候,最讨厌的游戏是贴膏药,这个游戏,对于我曾经是噩梦一般。因为不管我怎么努力,我还是会尴尬地经常被多出来。尤其是小学三年级到五年级的时候,小伙伴中留级的留级,就剩下了四女三男七个人结伴到外村上学。我记忆中那三年的小学时光,与我,始终是那贴被剩的膏药。在那敏感的少女时代,如果一... 全文

昨天23:41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他改不掉他的坏习惯,她决定和他分手。他爱吃大蒜,对他来说,每餐来一瓣大蒜简直就是对味蕾的最佳利用,那感觉比满嘴的山珍海味都要增人食欲。而她是极度讨厌大蒜的气味,对她来说那简直是世界末日的气味,令人反感作呕,以至于她对他有一种距中科白癜风恢复美丽黄皮肤离感。所以,无论是走在公园的幽... 全文

昨天23:34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记忆,不偏不斜,就在脑海里。那人,不远不近,就在心上。思念,不浓不烈,就在朝与暮。窗外,草色青青,鸟儿鸣啾啾。情,淡妆浓抹总相宜皮肤病医院哪家最好。爱上,就别问情深情浅。题记  抬眉,低首,转眼,又是一年春起。你看,河岸上的枯草又绿了。碧草如茵,其间点缀着许多不知名的野花,似星似... 全文

昨天23:27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突然想写点东西,心里憋得难受。  天这么蓝,空气开始温暖。事隔一个多月后的今天,我还是想起你。  上次网购,去申通取货,见了你,不知道你可曾认出是我。  我曾北京中科白殿疯在哪里经幻想了几百几千种见面的可能,唯独却是这一种。  那天,天气不好,空气潮湿,要来雨。我匆匆下班,然后去... 全文

昨天23:21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她喜欢高个子的男孩,这是总所周知的事情,几个闺蜜不忍心看她一个人苦苦寻觅,都帮她寻找猎物。  他和剑南是同一组的图书管理员,看见他的第一眼,剑南便觉得他是她的菜,回到宿舍就激烈的讨论起来,最终决定,下次剑南值班,她就去认识一下他。  那天,她早早的就坐到了图书馆里,等着他的到来,... 全文

昨天23:14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过尽千帆,人依旧,情缥缈。几许惆怅,几多忧伤萦绕心头。我复制着曾经的美好。仰望星空长叹,问情几许,问谜茫几许,问君知否,问苍天知否?只见万种风情的浮云,从天际婀娜着曼妙的身姿飘过,留下了飘渺的惊叹。朦胧的月色笼罩了我的视野,晕染了我一季繁华,几世凋零。总以为时间会冲淡一切,总以为... 全文

昨天23:0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上海的夏天,是十分闷热的。尤其是到了晚上更是热的叫人透不过气来。天空里没有一丝的风儿吹过,像是坐在闷闷的陶罐里一样。晚上,宽阔的大马路的两旁,到处都是人,就连狭窄的胡同里也没有被乘凉的人放过。他们都一个个走出小阁楼,到风凉的世界里寻找风凉。然而,上海夏天的夜晚,又是十分热闹的。那... 全文

昨天23:0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一年半,以前我们隔着一条窄窄的走道,也许半米;现在,我们还是隔着一条窄窄的走道,貌似一米。当我们共同收到一中的录取通知书时,那种兴奋不言而喻。踏进一中的校门,一南一北,但三楼的我总是注视着那个对面一楼的你。一年半,时间的推移,近视的加剧,视线中那个你渐渐模糊,但我仍然在尽力远望,... 全文

昨天22:55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一】春雨连绵,心里像落满了水珠,模糊视线,直至看不清远方的路。每个雨天,都想写点东西,哪怕是一字或是一句。总以为,文字可以安放某些记忆,能减轻心中的执念,只是,每次提笔时,写不出任何字符,甚至连标点符号都失去了力气。其实,苍白才是最好的定格,没有一点痕迹,任由时光,染黄。三年,... 全文

昨天22:4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醉酒,只为使自己的懦弱变得坚强点,哪怕就小小的那么一点,已使我心满意足,使我干枯的心儿,缺乏爱与情滋润的心儿又是那么一荡,为之燃起。熊熊的爱与情的火焰燃及眉目,燃及脑海深处那颤抖而破旧的灵魂,燃及破碎灵魂再完好无缺。对,这就是爱情的力量,一个可以令人为之癫狂再沉默,沉默再而幸喜。... 全文

昨天22:4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清晨,一个人冲向最高峰,这是孤独者的舞台。抛开所有,无所顾忌的奔向前方。抛开尘世,不再留恋。这是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世界。  归途,这是一个完全沉醉在自我世界的人儿,过往的人群都与他无关。一个人,走走,停停,看看老地方那片野芳早已消殆,好像从没有出现过,可只有我的记忆里留存有她,我... 全文

昨天22:36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读了张爱玲的《小团圆》,看着盛九莉和邵之雍的爱情,让我想到张爱玲和胡兰成的相恋。张爱玲用尽一生的痴情也未能换来胡兰成的真心。 深爱的痛苦,就像一列火车轰隆隆地早晚开着,日夜之间没有空隙。一醒来,它就在枕边,是只手表,走了一夜。痛苦,而依然爱着,何其卑微。 而我办公室的年轻... 全文

昨天22:2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