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时间,帝镜更是璀璨夺目,带着姬家一族的血液落下,镇杀石皇的元神,要一举格杀掉。他竟然这么强大,少有人可制,除非我等极尽升华。叶凡心头顿时一跳,不想安妙依提起了荒古圣体,当下默不作声,静听他人的谈论。哧哧哧表面看起来是大圣杀阵,这只是掩饰而已,阵中心多半是准帝杀阵,毕竟他们族中... 全文

前天22:57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叶凡背负双手,立身在这壮丽而有奇异的岛屿上,它状若一座棺椁,与九条龙脉相连,宛若要飞仙而去。叶凡一声叹息,他想到了过去听到的那些话,竟然被证实为真了!大钟悠悠,接引使终于出面,他像是预感到了什么,不想让这些人修养太长时间,要立时开启太古试炼场。圣皇子火拼天皇子,两者打出了真怒,乌... 全文

前天22:4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有的如花香鸟语般的净土,有的似阴暗无光的冥界,有的像七彩琉璃世界,有仿若如无边血色炼狱因为,圣皇子说过,它在太古时代就曾现过,几乎让一大古族灭亡,被重葬于九天上!这是第三大寇徐天雄的宝贝,我们将他的孙子镇压了,你敢用吗?叶凡言明。鹏王与摇光圣主喝道,生怕三人不知天高地厚,冒犯神王... 全文

前天22:27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红色与白色染在一起,如一片烂漫的桃花在绽放,只是充满了一种血腥的味道。突然,叶凡的轮海中,那株青莲轻颤了一下,雾气缠绕,像是有莫名的异力涌出。无论是黑熊圣者,还是黄金狮子等,都对这颗古星无比向往,想看个究竟。此地到底有什么魔力?竟让一位又一位大帝选择这里,作为葬身之所。并预测出成... 全文

前天22:1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让我跪在你的面前,你今生都不会体验到。叶凡冷哂。这里怎么有这么多的人?龙马露出怪异之色。进入大雄宝殿时,一个白衣僧人走来,向他问候,很是年轻,超尘脱俗,器宇不凡,正是金蝉子。轰什么叶凡心中一凛,难道说那艘太古年间的紫铜战船真的降临在了紫微古星域不成?它的目标真是这里!叶凡她失魂落... 全文

前天21:57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叶凡抬手,如一尊神明般出击,一把将地下的一条隐脉攫了上来,横贯天穹,像是在挥动一条真龙,砸了下来。不要救命啊!这名男同学惊恐大喊,道:是李长青是他给我出的注意!那些伤感的话却还在耳畔,叶凡摇了摇头。大会闭幕的最后一日,虚空镜自主发光,降临在不死山外围,发出万丈仙芒,一阵沉浮,而后... 全文

前天21:4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事实上,这不是真正的神墟,而是此生命禁区的无上烙印,所有道痕绽放,隔着星海,从北斗烙印到了这里,布下无上神阵。须弥山信仰力化成的斗战圣王,手持降魔杵,慈悲中带着威严,作狮子吼状,神威盖世!叶凡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圣地的人都无所获,证明此地确实不可能留有什么大道。属于人类的皮肉脱落... 全文

前天21:2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在这个地方,他并没有遇到任何一族,俐是感应到了一些上古法阵,他沉入了地下,想一观察究竟。神城内,恐怖人物都出动了,一道道血龙无比粗大,贯穿天上地下,气势磅礴,神力如汪洋在汹涌。光芒一闪,两人失去了踪影,天空中只剩下脸色铁青的梵云通还有明眸皓齿、略带红霞的梵仙。这是一种绝杀,金蛇四... 全文

前天21:1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噗!这是一种逆天的神术,极其消耗精气神,因为要还原仙池破碎时前的最后一幕,这种观古的行为是天地所不容的。没有办法了,我再耗费一次精气吧。叶凡将一柄紫金锤持在手中,用力挥动,发出一片炽盛的紫电,向前压去。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 踏足仙路许多人胆颤,如此景象预示了叶凡肯定是被上苍所不容,... 全文

前天20:5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石令上有指痕,几乎被捏断!一尊邪神变色,因为这可能会是他们的战利品,却破损了。故老相传,从未有成帝的圣体,怎么眼前见到了一个年轻的至尊?出手!老大把子大叫,手中的烟袋锅子向前倒扣去。王家的人一个个脸色发白,许多年轻人都在颤抖,得知眼前这是怎样一个人物后,无比胆寒。源天师的晚年有着... 全文

前天20:44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此时,他们心有忌惮,虽然可短时显出昔日风采,但却无法长久,束手束脚。龙马闻听,顿时头皮发炸,若为圣灵那将会何等的强大?那是以古之大帝为敌的生物。不少人惊呼,他们感受到了一种无上的威压在丝丝缕缕的溢出,竟忍不住想要顶礼膜拜下去。金光盛烈,浓雾也无法淹没,那面石壁上充满了岁月的痕迹,... 全文

前天20:29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叶凡强大的神识探出,扫过山川大地,可并未能觉察到什么,这是一和很奇怪的体验。太古皇并不是此地真正的主人,只是无意发现后选择在这里栖居,这是乱古时代留下的仙岛,比神话时代更为久远,不可追随。道一开口。赵公义也在蹙眉,前路没有人阻拦吗,他叹道:在这条古路上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有人反对... 全文

前天20:16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十二圣者当时就大叫了起来,神色激动,此碑是古天庭留下的法器,也许是帝尊祭炼过的东西,时隔万古,它们也许可以掌握在手!这个世上,真有不死妙树这种东西!其他教主级人特也都惊悚。星空颤栗,巨大的神桥是一道光束,承载着众人接近一片古地,竟有混沌气澎湃。一箭碎山巅,这是何其强大的力量?打在... 全文

前天20:0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大黑狗感觉自己说多了,一下子闭口了,什么也不再说,最后被逼急了,张嘴就要咬叶凡。此刻,他已经苍老的不成样子了,石衣与覆天宝衣虽然未碎,但早已挡不住岁月的侵蚀。龙首祖王气得浑身哆嗦,眼神跟两把尖锐的刀子一样凉飕飕、冷冰冰、寒烁烁,站起身来后一步一步向前逼来,神则如海,匹练如虹,交织... 全文

前天19:46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其他人见状都变色,这是什么地方?乃是古代掌教登台讲道的地方,而今还有人能上去吗,就是走上去几阶的人都很少了。梵仙下令极速飞遁想避开始魔海的人,不想与他们相遇。吞天兽十分狠毒,以精血化形,口衔禁器杀来,叶凡若是一拳将其打爆,此禁器必然炸开,发挥出最强盛的威力来。杨晓神色怪异,一般的... 全文

前天19:32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金色的神识共鸣与那无上大道交融,他发现身体能动了,不再被禁锢,判断正确。叶凡只简单的提了一些,许多事情没有办法讲明与细说,但纵然如此,也让祖孙二人很吃惊。说完这些话,叶凡脚踩虚空,以老疯子传授的无上秘法,如流光一般远去。这恐怖之极的死亡气息!如此又过了一万多年,谛缺道痕化尽,竟又... 全文

前天19:1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在接下来的数日里,叶凡将太极曲线所在的陨星都寻了个遍,再无其他特别的收获,有些法阵存在,但都已腐朽。前方传来仙鹤的鸣叫,这不是错觉,因为他已经真实的看到。霸王神色冷漠,他不为别的,只是想打开大墓,得到里面的仙藏,对这种挑衅没有什么反应。他们觉得叶凡有些无情,怎么连弟子的生死都不顾... 全文

前天19:0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这些烙印,绝对存在很久的岁月了,此前竟可瞒过他的神眼,实在有些不可思议。还是担心你自己吧,别死在火域中。叶凡的速度何其快,达到彼岸境界后,脚踩神秘步法,如流星一般迅疾。六七岁便如此,长大后会怎样?这个世间的同龄人又有几个可以制衡,让人叹息,生命禁区走出的人真的让人有点绝望。哧!参... 全文

前天18:4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这个场面,光想想就他刚才的话语却也是惹怒了火麒子让他们心惊肉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没事,虚空大帝的阵纹很特别,我已经启动,隐在虚无间,他发现不了我们。大黑狗道。哐当数十万里外,叶凡他们从域门走内走出,远离了战场,但相对于星空坐标来说,并未移动多远。有点不保险,先等一等,如果废墟... 全文

前天18:33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一群人跟见了鬼一样,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所谓的太古神明是这个神棍。而且,在这个过程中,猴子手中的仙铁棍垂落下亿万缕仙芒,将铜鼎淹没,遮掩住了其真身,几乎无人见到。这是什么?许多人吃惊。遥远的过去,圣地比现在多,但时至今日,已断了不少传承。他们留下的宝藏,皆被其他圣地瓜分... 全文

前天18:18 来自版块 - 新版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