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纳河畔
光明使者
光明使者
  • UID1440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2214
阅读:8回复:0

-b-故人入我梦--b-eyrachsq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12-08 07:25

昨夜竟然梦到了煜。故人入我梦,依然那副模样,让我又惊又喜,竟然醒了过来,四周是黑黢黢的一片,只有女儿轻微的鼾声。可是再也睡不着了。
上初一的时候,我刚刚十岁,煜长我一岁坐在我后面。我们俩在班上成绩都是很好的,只是煜永远也考不过我,我总是第一名。那时候懵懂无知,天天在一起打打闹闹,但心里却是相互喜欢的。小时候调皮,总喜欢把他的英语书拿过来,在上面画许多小人,他也不生气,上课的时候,把他的书抢过来他也不生气,总是一副好脾气的让着我。有一次上生物课,我没有带书,照例又把他的书拿过来,生物老师以为他没有带书,罚他在教室前面站了一节课,他依然没有把我供出来,心甘情愿地站了一节课,不恼也不燥。我享受着他对我的谦让,也隐隐喜欢他,当然我知道,他是满心喜欢我的,虽然当时年纪小,只有朦朦胧胧的一点感觉。
后来他转学了,我心里一直惆怅,他肯定也是,但我们只是暂时的分开,因为上高中的时候,我们又同班了。我们又成了竞争者,除了数学和地理,我每门课程都是第一,当然这两门的第一就被他占了去。总分一二名总归是我们俩。然而,我并没有爱过他,依然喜欢他,和他玩,他总是我最信任的朋友,我总是最放心他。现在回想起来,我们那时候依然还是小孩子。他放学总是让我座他的自行车走,甚至还把我的自行车车胎故意弄破。我当然隐约知道他的意思,不肯。高三的时候,有一天他拿着一把伞,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没有理睬他,边上的一个女生拿住了那把伞。那个女孩儿姓夏,成绩不怎么好,也并不想考大学,她的声音绵软甜腻,大家都叫她夏娃。当时,考大学还是很难的事情,高中毕业后,好多同学都要务农,或各找门路了,青春岁月也便算过完了。可能越是觉得青春即逝,越容易产生浪漫情怀,当时班上好多男生都觉得夏娃特别有女人味,都疯狂地爱上了她。可夏娃喜欢上了煜。于是煜暂时把我忘记了。我也并不悲哀,中国白癜风协会会员因为喜欢他,信赖他,但并没有到爱的地步。
煜依然对我很好,我从来也不问他和夏娃的事情。高考后,我和煜去了不同的学校。他的学校离家不远,而我的学校离家很远。假期里见面的时候,我们依然很欢欣,很高兴,就像从来没有分开过的那般熟稔。毕业后,我们又分到了同一个学校,我们真的是太有缘了!煜经常到我房白癜风患者救助计划间里来,但现在他已经像个男子汉了,不像高中时候,让我座他车的时候,那般痴缠了。他给我打水,我洗衣服的时候他总是静静地站在一边,现在他的目的很明确,我也清楚地感受到他的深情。但我根本不会在那个地方待久,那时候的我真是心比天高呵,当然我对他的感情依然不是爱情。全学校都知道了,同事们都在帮他的忙,我也看得出他的无奈。终于有一天,他叫别人递给了我一封信,其实按我们的关系,根本就不需要别人代劳了。他的字写得极漂亮,文字也很恳切,感人,但我依然不为所动。煜逐渐消沉,没有什么精神。其实当时,我已经心有所属。煜也知道了。那个人明显条件比他好,家庭背景比他强。他终于放弃了,最后对我说:我还记得初一的时候,你喜欢在我英语书上画小人,当时黯然神伤,我也很难过。他依然关心我,和我无话不谈,甚至他和女朋友的约会也告诉我,但再也没有追我的意思了。又过了一年,他结婚了。我和他的事情,他妻子也是知道的。后来有人告诉我,他一般不喜欢回家,还是像以前一样嗜好打篮球。
后来不久,我就借调到县城去了,和原学校的一切往来手续都是煜给我办,我们一起走过了太多的岁月,他知道我的所有信息,包括我的身高,爱好,出生年月日。有一年,我回家,在路上碰见了他的妻子和女儿。奇怪的是,当我看见那个叫安妮的小姑娘,我也万分高兴,因为她长着和他爸爸一模一样的眼睛。
再然后,我考上了研究生,到教委去调档的时候,我发现了我不原单位时,煜为我写得所有考核材料,我的眼泪掉了出来,因为即便是我自己也不会写得那样认真,那样工整,那样事无巨细!他从未对我说过,如果我不亲眼所见,我永远不知道他为我做了这么白癜风的有效治疗方法多。我感激他的善良和他的真心!有一次,我和老公回到以前的学校,他正在打篮球,我想和他说几句感谢的话,他却回避了。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年轻的时候,我不那么心高气傲,安心留在家乡,真的嫁给了煜,我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煜会喜欢呆在家吗?会依然那样深情吗,即便有了柴米油盐的烦扰?不管怎么样,我依然啊感谢他,这世界上毕竟有过曾经真正爱过我的人。
离开家乡离开父母的日子并不是想象中的那般美好。怅惘的时候,总会想起家乡的一切,才惊觉最美的记忆原来全在家乡。然而现在的我已经回不了头了。回想往事的时候,总有一首歌在耳边回响:
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爱谈天我爱笑,   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   不知不觉睡着了,   风在林梢鸟儿在叫,   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         





 (散文编辑:江南风)
游客

返回顶部